摘要:这些天一直在备课,一直在反复调整课程大纲。

这些天一直在为接下里的《现当代美学与艺术理论》备课,一直在反复调整课程大纲。

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怎样既能有理论的深度和广度,同时又不至于陷入到茫无边际的理论漩涡之中,而保持对艺术现场的敏锐关照?

怎样把理论讲的活灵活现,与创作实践实现某种渗透和勾连,让人听了的确能受启发,更进一步地,能激发起人的求知欲望和创作热情。

这的确是一门大学问,我是伤透了脑筋。
评论区
最新评论